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结局)

  我万没想到蒋楠居然这样的神通广大,刚回来就把的犯罪证据掌握得一清二楚,现在想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当下我只好站着一言不发,心里面自暴自弃的想:管他呢,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爱怎样就怎样吧!
“你太让我失望了!”蒋楠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忍住了。她脸上的失望的悲伤要远远大于痛苦,我低着头,不敢再看她的神情。这时心里居然还想起那个讨厌的白琳了:我为她做了这么多事,她会知道吗?他知道了会笑我傻吗?

  “赵赶驴!”蒋楠又一次叫出我的名字,然后她顿了顿,像是在做出什么艰难的决定“你现在被解雇了!你收取的那一百肆意最好马上就交给公司,还有,我不能保证公司不会报案!”蒋楠这三句话无异三下闷棍,一下一下砸向我,而且一下比一下黑。开除?交钱?还要报案?蒋楠呀蒋楠。你也在狠了点儿吧!是的,这事我做的是不厚道,可是做完之后我就后悔了呀,而且我一分都没动呢!采购案我也没有帮马老板搞定,你就这样?交钱可以。解雇也没有什么,可是没必要从你嘴里说出来吧!以我们的交情,你就算不帮我。也不至于落井下石吧!还要报案?(我差点没哭了,我可不想坐牢啊!)

  蒋楠说完这些话之后。不再理我,而是坐到了她自己的椅子上,轻轻一转身。椅子转了过去,椅背将她挡了住,只隐隐露出些盘着的头发,看样子她是摆明不想再呼我的解释了,我心里又是后悔,又是震惊,又是难过,又是气愤。后悔的是自己一时冲动做了件幼稚的事情,惭愧的是辜负了蒋楠对我的信任。难过的是蒋楠居然这样无情。气愤的是蒋楠居然这样绝情!我站在那里盯着蒋楠的座椅足有三四分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底是走,还是留下来跟蒋楠说几句道歉的话。正在犹豫,蒋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还没走吗?你可以拿走你自己的东西,但是公司的东西你不能拿走,保安会监视你的!”
本来我还想跟她道歉的,没想她居然来这么一句。我被她一激,驴脾气立时上来了,冷冷道:“我没有要以拿的东西!”说罢转秧不往外走,刚转过身,忽然想起口袋里的手机是蒋楠送的,妈的,那不算是我自己的东西,还给她吧!当下掏也手机,转回身放在了将楠的桌子上。不对,好像今天穿的西服也是蒋楠送我的,脱下来,还给她!西裤也是,脱下……算了,还是以后再还吧……
我差点儿没一丝不挂的离开了公司。外面的世界是阳光,春意盎然。我的心却是冷嗖嗖的,至此,我最后的一个避风港也没有了,这全是因为白琳,可是她现在恐怕正和高总总在一起“嘿咻”呢!妈的!蒋楠也真够绝的,她不会真报警吧……
回家以后,二话不说,先把钱转给了公司,然后返回住处,只等着police叔叔的到来。说实话,我动过携款潜逃的心,但是瞧蒋楠那样子,她已经掌握了所有情况,如果我一携款逃跑她就会立刻报案,所以我只犹豫了一下就决定留下来等死。在我心里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念头,我很想坐牢,我想看看蒋楠见到我坐牢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也想知道白琳如果知道我坐牢了会怎样想……
在家里闷了一多星期,police叔叔并没有来,看来蒋楠放了我一马。她是放过我了,可是我也已经没钱了,我这个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月光族,以往像这个时候公司都会发工资了,所以还可以过渡。再不济,蒋楠也会借钱给我。可现在?妈的,最可恶的就是骡子的大姨妈,现在居然想加房租?妈妈的,打骡子那贱人的电话他却总不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眼瞅着连锅都要揭不开了,我只好开始到处找工作。转眼就到了四月一号,找工作的事情依然没什么进展。那天又是长了一天工作,到了晚上的时候独自游荡在街上。想着这些日子的遭遇,真是怎一个“衰”字了得。
在街上转来去,忽然转到了第一次白琳约我去的那个公园了。一到那里,心里顿时想起了白琳。想起她总是会柔柔地喊我小赵。正想间,身后居然真的传来了一声:“小赵”女声!是女声!难道是白琳?我急忙回头,一看之下不由一愣。喊我的人不是白琳,而是以前采购部那个超级波霸陈有容。
我先是呆了一呆,然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陈姐,原来是你呀!”想起自己毕竟是犯了错误被开除的人,见到以前的老同事,多少有点尴尬。陈有容却并没有什么瞧不起的样子,笔着道:“你以为是蒋楠么?”我呼了就些奇怪,明明是蒋楠把我开除的,她怎么还会说我以为是蒋楠呢?

“小赵!”我在这边想着,陈有容已经走近了我,道:“怎么这么衰?这份工作对你来说算个什么呢?你小子还真行啊,能让蒋楠对你那样!”
我是行!妈的让蒋楠一脚把我踢出了公司!正恨恨地想,陈有容又道:“不过这一次居然便宜了骡子,让他当上了采购部的部长…..”
什么陈有容的这句话让我的心突了一下,我马上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当下道:“骡子?怎么可能呢?论资历品行能力都排不上他呀!再说了,蒋楠还在代管采购部呢!”
“你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呀?”陈有容瞪大了眼睛望着我,像是在看一个从外星来的怪物。
“什么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问。”
“蒋楠为你辞职了,你还不知道?”
“什么?”这次轮着我用陈有容刚才望我的表情望她了,,将楠辞职了?为我?怎么可能?我可是被她亲自开除的呀!“妈的,今天好像是愚人节,这波霸该不会在耍我吧!”
“嘿嘿。“陈有容销售量是料到了我会有这种反应,凑得更加近了,近得让我感觉有些不习惯了,然后她神神秘秘地说:公司里一直有传闻,出了你那件事后,高层们专门开过会讨论你这件事情,GC是力要报案的,可是被蒋楠顶住了。但是你这次搞得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弄了那么多钱。就算是蒋楠也罩不住你!最后不知道GC和蒋楠达成了什么秘密协定。然后,蒋楠提出辞职,才算是保住了你”。
听完了陈有容的话,我的脑子里轰的一下,感觉很是惭愧,又感觉很是欢喜。惭愧是是我为了这事一直在生蒋楠的气。熟不知她为我居然辞职了!她跟我可不一样,她是高层!欢喜则是因为蒋楠对我的好。现在我连续被白璐白琳抛弃,蒋楠已是我最后的口岸,可是我东窗事发之后,没想到他居然亲自开除了我,而且丝毫不听我的解释,这让我大为恼火。现在知道了她为我所牺牲的事情,心里的那种温暖不用说了。
和陈有容分手后,我立马钻进了一个电话亭给蒋楠打电话,可是拿起话筒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蒋楠的号码。我在电话亭里发了好一阵呆,突然想起自己的号了,我的卡连同手机一起还给了蒋楠。不如打打个号,或许能通。想到这里,当即拨了了自己的号,没想到还真的通了,都都的一阵响声过后,蒋楠的声音在那头响了起来:“喂!”
“姐!”我乍听到蒋楠的声音后,想起她对我的好,顿时忍不住,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和蒋楠见面之后,我才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其实这次蒋楠之所以会调到我们公司来,是因为姓林的人渣想搞掉GC。在蒋楠来之前,我们公司采购部的部长和各采购员胃为经济问题被开除了,那个部长就的GC的人。而那个采购安案的真正负责人其实是GC。人渣林原本想借那件事把GC整垮,可是GC也不是吃干饭的,来了招丢车保帅,把蒋楠这个钉子楔了进来。蒋楠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搞掉GC。但GC经过那件事之后,处处小心蒋楠也没能逮到他的把柄。
由于GC是因为我次采购案出的娄子,所以他为了撇清,对这件事情不再插手。蒋楠接手之后,在这件事情上也十分小心,怕被GC反咬一口,所以迟迟没有处理完。但是最近总公司开始催了,而蒋楠因为小石头的事情又要出国,才把这件事交给了我。
蒋楠一走,GC就知道时机来了。对付蒋楠没处下手,可是对付我这么个嫩手,他还是手到擒来的。于是就出现了马老板这件事。这事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从骡子诱骗我见马老板板,到马老板说要给我钱,统统都是骗局。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呢?马老板居然会对我这么一个小小的采购员下这么重的本钱,一切简直太容易了,就像是导演好了的一样。唉,也怪我自己蠢,连这么简单和骗局都没有看穿。这事的最后结果就是我被开除,蒋楠退出,GC重新掌权。最可气的是骡子那个王八蛋居然因此上位,当了采购部的部长,(真是没天理啊!下次见到这烂人我一定会像齐秃顶马特拉齐一样顶翻他!)

这件事说起来一点也不复杂,虽然有好多细节蒋楠并没有说得太清楚,但我还是猜出了个大概。她是开车到电话亭来接的我,等我明白了一切,我俩依然在车上,蒋楠开着车行驶在都市的夜晚里,说这件事的她脸色有些倦怠,还些麻木的感觉。似乎她对于这些办公室政治早已经习惯或是厌恶了。我坐在她旁边,默默地想着心事;现在蒋楠被迫出局,GC算是坐稳了分公司一把手的位置,这么一来,那个白琳会更加地爱他吗?
正想问,蒋楠忽道:“小赵!你现在找到工作没?”
“还没。”我道。
蒋楠道:“那明天你陪我去别处玩玩散散心吧!我好外都没有轻松过了。”
“去哪里?”看着蒋楠一脸的期望,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她。
“镇江。”她说,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感觉。
“镇江?”我不由一愣,说实话我们这边自古就是繁华盛地,周围可以游玩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而镇江在这一带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镇江?”我不由一愣,说实话我们这边自古就是繁华盛地,周围可以游玩的地方太多太多了,而镇江在这一带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地方了,她怎么会想去那里呢?

跟蒋楠和解后的第三天早上,我们一起开车往镇江去。镇江位于长江与京杭运河的交汇处,和北面的杨州隔长江相望。虽然和我工作的地方离得很近,但我却没去过,只知道那里的醋很有名气。
开着蒋楠的BMW到镇江路上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等到了镇江,蒋楠脸上的神情变得奇怪起来,眼睛呆呆地望着车外的景象,似乎很是害怕,又有些眷恋。我一边开车。一边奇怪。正考虑是不是要问问她,蒋楠开口了。“小赵。”她道,语气就像她的表情那样复杂:”你知道吗?我就是镇江人。呵呵,我小时候就在这条路上玩儿过的。你看,那里鲁肃墓,就是三国演义里面那个鲁肃……还有,那边是梦溪广场,有个沈括写过《梦溪笔谈》,你知道吗……”她时而说,时而沉默,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家乡了,也想起了日本俳句大师小林一茶的名句:“故乡啊,挨着碰着,都是带刺的花”
在蒋楠的指引下,我把车开到了一个名叫“一泉宾馆”的地方入住。乍呼到宾馆的名字觉得有些搞笑,等听了蒋楠的介绍,才知道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泉“中泠泉”便在宾馆附近。
我们到宾馆的时候已近中午了,在宾馆吃了午饭,蒋楠说她有事情要办,让我自己随便逛逛,然后开车走了。蒋楠走捕鱼先是呆在房间里看了会儿电视,后来实在是闷得慌,于是外出,想去看看天下第一泉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出去了之后才知道自己置身的地方是镇江最有名的金山风景当下便来了兴致。
从宾馆出发,沿着塔影湖走,先是游了中泠泉,然后去了郭璞墓,一路往金山去。等临近了金山。才发现原来大名鼎鼎的金山只有四五十米高的样子、望过去如同表螺一般,很小的感觉。
因为今天是周六,又逢清明时节,所以金山脚下有很多人。大多数是学生模样的,估计是学校组织来春游的。我混杂在他们中间,随着人流徜徉。不时地会听他们说志到了某某地方。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座桥,玉带一般横着,桥下绿波荡漾,清澈见底,令人心旷神怡。
有些学生便道:“到白龙洞了,到白龙洞了,去看白娘子去。”我听了就是一怔,于是就跟他们往前走。那桥旁有一洞,学生们都进了去。我也跟了进去。进去之后才听他们说原来这洞是供奉白娘子的,就是白蛇,水漫金山的那个。在洞里见到了白娘子的石像,我看着那像,心里突出然就想起白琳了,当时就觉得像刀子在心里割一样。我这次弄得这么惨,她也没说来看看我,真是个无情的人!
从白龙洞出来,心情已经和来时完全不一样,也没有再往金山寺去,而是返回了宾馆。回到宾馆没多久,蒋楠也回来了,她的神情有些郁郁的,不知道下午去做了些什么。晚上吃饭的时候,蒋楠叫了许多酒,不停地喝。我因为心情也很郁闷,也跟着喝了不少。
吃罢晚饭,返回房间。一关上门就又想起白琳了。其实我随着蒋楠出来散心,也是想迫使自己忘却那个无情的女人。但是我根本做不到,看见白娘子像,我就想起了白琳。知道隔江就是杨州,我也会想起白琳曾说过我是她表弟来自杨州,在宾馆里坐电梯我也会忆起她,总之随便什么事物都能让我联想起白琳。

在房间内的床上躺了好久,总是无法甩掉白琳的纠缠。当下推门出房,往塔影湖边散步。此时已是夜晚了,一眉新月挂在天空。月光水银般铺泄下来,将四周笼罩在一片清幽朦胧当中,徜徉在湖畔,不时瞧风地上随着自己来回移动的影子,胸中忽生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只觉得和白琳的一切都变得迷离起来,仿佛那已经完全不真实。
在湖边走了约措有半个小时,忽然听到有人喊我:“小赵”是蒋楠的声音,抬眼望去,却风蒋楠正在不无处望我。夜色下,她多少有些形单影只的感觉。她的长发盘着,发式是白求恩琳经常盘的那种,穿一件月白色的上衣,绿色的裙子,似乎也是白琳最爱着的服装。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很温柔很温柔的表情,那种气质和白琳实在是太销售量了。其实我之所以会对蒋楠有感觉,就是因为她温柔起来和白琳很像。如果说白璐的白琳形似,那么蒋楠则是和白琳神似。
此刻我见到蒋楠这副模样,差点儿没把当成白琳。她在不远处冲着我笑:“小赵,你也出来啦!早知道和你一块儿。”说着便向我走来,我也傻傻地向她走过去。等走近了,能隐隐闻到蒋楠身上的香水味,妈的,那也的白琳常用的那个牌子的香水。真不知道蒋楠今天怎么了,给我的感觉完全和白琳无二。
心里正恍惚着,蒋楠又道:“这里环境挺不错的,我们在这里住一阵子吧!”我微微一怔,不知道蒋楠为什么会说这句话。蓦地一阵夜风吹过,柳树、风、甚至我和蒋楠都变得诗意起来。
和蒋楠又在湖边漫步了一会儿,然后转回了宾馆。这期间蒋楠给我的感觉淡淡的、柔柔的、静静的,再没有了往日那种高傲冷酷和目中无人。我和她漫步着,时不时都会不自觉地把她当成了白琳,她做了那个温柔、恬淡、沉静、娴雅的白琳。
回到房间以后,往床上一躺,脑子里继续想白琳。而刚才撩人月色下的蒋楠也会时不时地出现,到最后我发觉自己有些分不清蒋楠和白琳了,似乎她信溶成了一体,在我的脑海里,陪着我在月下湖边漫步,正在发痴,冷不妨房间里的电话咯了。我被铃声从那幅画面里扯了出来,伸手抓过床的听筒。“喂”蒋楠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小赵吗?”
“嗯。”
“你过来我房间一下,我这边的音响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能用了,你帮我看看。”
“嗯,好的。”


挂断电话,下床出屋,到隔壁蒋楠的房门口,敲门,门几乎是应声而开,似乎蒋楠就在那门背后等着我。而我见到门内的蒋楠时,我不由得屏息了。
我敢把头伸进鳄鱼嘴里发誓,眼前这个女人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性感最动人的女人。头发已经散开了,黑色瀑布一样垂着。身上穿一件宽松的银色睡袍,V字领开的很低,隐隐能年见沟沟哦。而那身材那脸蛋和这件睡袍这头黑发无疑是绝配,还有从她身上传来的那种极熟悉的若有若无的香味,这一切足以让任何男人想入非非。我心跳的速度立时翻了一番,脑袋里一阵一阵地发晕,嗓子眼里觉得异科寻常的干,直想咽唾沫,此外腿居然也有些发抖的感觉,我有些害怕。我隐隐觉得今天会有重大的历史事件发生,或许会成为我人生中的转折点和里程碑。
蒋楠见到我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无声地笑了一下,愈发显得娇媚,进来啊!她道:“傻站在门外做什么?”
我这才一下回过神来,心莫名奇妙地一动,脸忍不住红了起来,蒋楠见我脸红,眼光略含深意地敞了我一下。我被她望得脸理加红了,正窘着,,将楠又道:“小赵,你来看看我这个音响,怎么无法播放呢?”
我这才想起蒋楠找我来的目的,当下随着她来到放音响的地方,弯下腰去年。蒋楠则站在我岙后瞧着我。说实话我亲没有怎么接触地音响,弯下腰后打了一会儿,试控着伸手按了下播放键。音响立时响了起来,并没有半分延误,而出来的音乐正是蒋楠最喜欢的那首《Yesterday》,我见音响居然好了,站直了身后,转回身,刚准备来一句:“音响是好的啊。”
冷不妨蒋楠一把抱住了我,然后她整个贴了上来。接着我的嘴被一个又香又软的东西一下子堵住了。

啊!被蒋楠吻到的瞬间,我才知道上了蒋楠的当,她根本就不是想要我来看音响,而想色诱我,她的吻异常激烈,并不像晚她在车里吻我那次。而是像极了白琳在电梯里给的那个吻。她搂我搂得很紧,很用力,这也像极了那天的白琳。还有她身上的香水味,也和白琳的一样。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医院的电梯里,而此时吻我的似乎不再是蒋楠,而是白琳。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欲,反手使劲地搂住了蒋楠的小腰,然后向她回吻了过去。房间里的灯亮着,在墙上为我和蒋楠投出了影子。保罗~麦卡西的歌声和吉他时,两条影子纠缠着,最终再难分清彼此。
我和蒋楠上床了。也许是这段时间我太压抑了,我渴求刺激。也许是晚饭时我喝的许多酒,现在它们起了作用,也许是因为白琳的无情让我生出了报复她的举动,又或许是我心里想以这种方式来报答蒋楠。抑或今天的蒋楠和白琳太象了,我无法分清她们,总之我和蒋楠****了,几乎整整一夜,我们的影子地墙上分分合合,保罗的声音在音响里来来回回地响,还有我的喘息声,蒋楠的****,窗外美丽的月色,美丽的春夜,这就是我的初夜。
我不记得我和蒋楠一共做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每次GC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我们在湖边的情景,月色、杨柳、湖水、风、我和蒋楠(白琳?)默然相望。
从那晚开始我和蒋楠算是正式在一起了,每天白天我们就四处看景,在镇江的水街小巷寻找蒋楠儿时的记忆。或在焦山,北固山,南山各处游玩,在第四天头上,开车过润杨大桥。跑去杨州玩。过桥的时候蒋楠说以前这里没有桥,别看镇杨两地仅一水之隔,过去还是很麻烦的,到了杨州,我的心情突然复杂起来,妈妈的,白琳不是说过我是杨州的吗?
在杨州玩了一天,游了瘦西湖,大明寺,吃了著名的淮茶及杨州小吃,当晚也没回镇江,直接住在了瘦西湖附近的西园大酒店。那里比在镇江的住所又显高档,那种宝贵豪奢的环境愈发刺激人的性〈!–>欲,当晚免不了又是一番大战。浴室里,客厅里,床上,几乎套房里的每个地方都留下我们战斗过的痕迹。不知怎的,我觉得蒋楠今晚特别疯狂,然后我们一起躺在床上,她的头枕着我的胳膊,面朝着我,有些倦倦的样子,我盯着她的樱唇,想着她唇间的甜蜜,心里忍不住一动,起了点变态的想法。当下对蒋楠道:“你听没听过一句写杨州的诗?”

什么诗?估计蒋楠没想到我会在这当口上和她谈诗,证据语气不由有些惊讶。
“杜牧的。”我说:“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说罢就盯着她的小嘴,脸上微微有些坏笑。
蒋楠的脸一下红了,然后白了我风情万种的一眼,道:“我不想动,你要是想的话,你就调个头。”
我心中大喜,没想到蒋楠真的答应了,当下就准备起身调个头。可转念又一想,我就算调个头,那也是脚对着蒋楠的小嘴,正想问,听见蒋楠在笑,于是道:哼!差点上当了,我的那什么又不是长在脚上!蒋楠听了笑得更加厉害,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我道:“你要是大象就好了!”

“大象?”我一愣。心道:这又关大象什么事儿了?
“怎么?你忘了?”将楠见我没反应,又道:“以前你经我发过一个短信的!”
晕!我这才想起自己曾给蒋楠发过一个黄色短信,靠!我早就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没想到蒋楠居然还记得。
“呵呵。”我笑道:“当时我是发错了,那时我好怕好怕的啊。”
“我知道你是发错了。”蒋楠道,语气忽然奇怪起来,“你以前不是老是故意发错短信给我吗?”
听到蒋楠这句话,我的心里猛地一紧,怎么我说蒋楠怎么会这么疯狂呢?原来她一直把我当做了那个男孩!可转念一想,我不是也把她当成白琳了吗?一想到白琳,我的心又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痛。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我们才回镇江。回转的路上,蒋楠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她的皮包里掏出一个手机对我道:“小赵!我真晕,一直都没想起来把这个手机还给你,你的卡还在里面呢!”说着手机递了过来,我一面开车,一面斜眼观瞧,果然是她以前遂给我的的个N记的手机。当下伸手接了过来。

回到住处,蒋楠叫我先回房间,说她还有事,独自开车出去了。我回到房间刚坐定,怀里手机就响了,《Yesterday》的音乐,是蒋楠的电话。“喂!”当下接听了电话,只听那头传来的蒋楠怅怅的声音:
“小赵!对不起!”
“什么?”我不由一愣,道:“什么对不起?”
“我要走了!”蒋楠道:“我准备和林结婚,然后去墨尔本。”
“什么?”她的这句话可真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小石头怎么办?还有我呢?”我在这头大叫。
蒋楠不答,隔了一会儿,她在那头挂断了电话,在电话挂断的瞬间,似乎有哇的一声器泣从那头传过来。我心中大急,当下不停地回拨电话,可蒋楠总中接,正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她突然发了一个短信给我

“小赵!你看下手机文件夹,那里有我给你的一封信。”
“小赵!”蒋楠在手机文件夹里留经我的那封信是这样写的:“其实这些事情我是想当面跟你说清楚的,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很快就要跟林结婚了,就是那个姓林的人渣,你肯定也知道他吧!你不要吃醋哦,我嫁给他并不是因为我爱他,而是因为我恨他,我要报复他。他虽然五十来岁了,可是并没儿子,他一直想要个儿子继承他的财产,呵呵,这几天是我的危险期,我之所以会在这几天和你上床,就是想能够怀上的孩子,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每一晚你都很疯狂,我想我肯定怀上你的孩子。等三个月以后,只要能判断我怀上了男孩,我就会和林结婚,我要让他给我们养儿子,更要他把所有的财产都留我我们的儿子,我会在他临死的那一刻把真相告诉他,让他死不瞑目!”
看到这里,即便是我也异常讨厌的人渣林,但也不由得背脊上直冒凉气,我不知道那贱人对蒋楠做过什么样变态的事情,会导致蒋楠如此恨他。
“至于小石头……”继续住下翻,继续读:“我这次去新加坡并没有找到他,我想我可能永远也长不到他了……”读着读着,小石头的样子就在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那个小浣熊一样可爱的,大声地喊我舅舅的小男孩,他会去了哪里呢?蓦地心里又是一动,“蒋楠会给我生儿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已经失去了小石头,所以她才会想要另一个孩子。”


“小赵!”又翻过一页,蒋楠突然笔锋一转:“有一件事情说出来你别生气,好吗?其实很多时间我都是把你当做了那个人。你们两个太像了,所以我无法分表你们,嘻,我也是挺喜欢你的,真的。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太难过的,因为你爱的人不是我,而是白琳,对吗?
其实这宗采购案的事情,GC想对付的是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直到后来白琳给你打了个电话,当时你的手机在我那里,是我接的那个电话。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你的那个女同学,而是她。而GC之所以会那么想你死,肯定是因为白琳在他面前替你说了好话。GC这个人心眼挺小的,白琳原本是想帮你,可是GC却因为白琳为你求情而更加要玩死你!”
我没想到蒋楠居然会在给我的信里突然提起白琳,而且从她的字里行间,居然能看出白琳对我并不是那样的绝情。原来白琳曾给我打过电话的,她还在GC跟前为我求过情。蒋楠的信里并没说接了白琳电话之后的情况,她们会有通话吗?她们又会说些什么呢?白琳会不会求蒋楠放我一马呢?
“好了!”想着,蒋楠的信已经到了最后一页:“就说到这里吧!我爱你!我知道你之所以会收马老板的那笔钱,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没有怪你,在回镇江之前,我给你的户头已经转了一百万,你不要不接受这笔钱。你也不要担心我,我这些年挣了不少钱,在上海还有几处房产。就算我没有怀上你的儿子,我也有足够的钱生活,这笔钱你就拿去,想用它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你手机里的那首《Yesterday》是你唱的吗?很好听,吉他也挺棒的,是你弹的吗?呵呵,以前他的吉他弹得也挺好的……”
看到最后一个“的”字之后,我的拇指仍旧在住下翻,我不想蒋楠的信就些完结,可以我翻了好多次,页面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我怅然地盯着手机屏幕,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和蒋楠之间是一种什么感情,我们互相爱对方,但是最爱的却又不是对方,可能最开始她是想一直当我姐姐的,但是小石头的事情刺激了她,使得她终于和我跨过了那条线。现在回想起来,那晚在塔影湖边,那可能是故意把自己弄得像白琳,她就是蓄意想和我那个。
她终于要离开了,呵呵,难怪她非要我和她来镇江,她是想在出国前再最后看一下感受一下自己的家乡。现在她走了,我又是一个人了。我在手机里找到了那首《Yesterday》,点击播放。在自己的吉他和歌声里,我发现我忽然明白了蒋楠。其实蒋楠一直都活在昨天,还有,她想怀的,肯定也是那个为她而死的男孩的儿子。

我在一泉宾馆呆了一晚,第二天坐车返回。退房的时候,才知道蒋楠在宾馆总台寄存了一万多块钱,用的是我的名字,她想得进是周到,知道我现在没钱,所以预先做了准备。
回去之后我就另找了一处房子,搬出发骡子那贱人大姨妈家。日子依然是颓废加迷茫。我几乎每天都会给蒋楠去电话,但蒋楠总是关机,于是只好给她发短信,便却又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我也想白琳,我给陈有容打过电话,问白琳回公司了没有,陈有容说没,还说人事部已经有风声白琳会调到上海总公司。郁闷的时候我会想起白璐,她的病好了没有?她和她那个同学还会有发展吗?她还会想我吗?如此过了十多天,天气已经开始变热。五一前的最后一个周六的中午,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铃声是《蓝莲花》,当时我正躺在床一睡觉,听到手机响起这个音乐,我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了起来,这是白璐的电话?!我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接听了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喂!请问你是赵……赵赶驴吗?”
“嗯……”那头的那个男人听见我说我是赵赶驴,沉默了片刻,道:“我叫杨峰,是白璐的同学,……”
“杨峰”这两个字一进入我的耳朵,我的心就住下一沉,奶奶的,你用白璐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炫耀吗?正郁闷着,却听那杨峰道:“你明天有空吗?如果有空的话,请你来一趟上海,白璐有些东西托我转交给你。”
白璐?东西?我心中微微一怔,隐隐有种种不祥的预感,当即便道:“白璐呢?她为什么自己不给我?”
“白璐上个从已经去了日本了。”
“什么?她去日本做什么?”
“做手术!”杨峰道:“上次白璐突然晕倒,医生说她的心脏已经快不行了,必须做手术才能活下去!可是手术成功率很低,而东京有家医院在这方面很领先,手术的成功率也比国内高,所以她姐姐和她一起去了日本……”

那小子似乎还想絮絮叨叨地往下说,我一下子打断了他:“你下午有空吗?我现在就过上海去!”从杨峰的话里我隐隐觉得可能有很多事情我都搞错了。
等我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下擀三点多钟了,下了长途汽车,我立马跳进了一辆的士里,往事华师大飞赶。一面给杨峰打电话,打的是白璐的号,他接听了,并约我在他们学校门口见面。
一路上无话,到了华师大门口,那小子果然站在那里等我,他怀里抱着一大本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可手上还勾着一个袋子,难道那些都有是白璐给我的东西?一边想,一边下车向杨峰走去,那小子也看见了我,不过他并没有向我走来,瞧得出,他对我全无好感甚至还有些敌意,靠,其实我对他也无甚好感。
等到走近了他,感觉有些怪怪的,很是尴尬,他也似乎不想和我多说什么,把他手里那两样东西往我面前一递,道:“这些全是白璐托我转交给你的,”我微微一怔,略有些茫然地伸手接过,那小子把东西交给我后,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停了下来,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下儿,又一次转身,来到我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机,递给我道:“这是白璐的手机,也还给你!”说完把手机往我手里一塞,转身就跑

我不由觉得有些奇怪,现在白璐是和他在一起的呀!怎么他望向我的眼光总是带差点儿些嫉妒。还有,他为什么要把白璐的手机还给我呢?我瞅着他仿佛逃也似的背影,突然有间有些喜欢这小子啦。
等杨峰走无后,我望了望手中的东西。那本大的是本画册袋子里装着的则是一个邮包,年上面的字,居然是从日本寄过来的。当下我在学校附近找了家咖啡屋,进去叫了一杯咖啡,然后在桌上把画册里一页一页全是白璐的画。有穿着校服在教室里的,有着长裙站在丽娃河畔的,还有抱膝坐在操场边的,有长发的,也有短发的。我翻着翻着,猛地想起自己那天见到杨峰和白璐在一起时的情景,那时的杨峰似乎就背着一个画夹。难道说白璐和杨峰走在一起并不是因为她喜欢他,而只是要他帮自己作画?还有,白璐剪短发也并非是为了忘记我,只是想留给我更多的形象?我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因为刚才杨峰的表现已经证明了很多事,如果他真和笔璐在一起了,他还会用那种嫉妒的眼光看我吗?他还会把白璐的手机还给我吗?难道说白璐根本就没有变过心?
将画册翻到最后一页,赫然便是白璐躺在病床上的景象!我去看白璐那晚,病房里就有这副,只是当时还没完成。仔细一看,那画的下端用钢笔写着一行小字:“驴娃,我愿做你生命中永远的蓝莲花!”

看到这行字,我终于确定了白璐对我的心。立时鼻尖一酸,眼眶一热,泪水不以阻挡地滚了出来,啪啪两下,有两滴泪落在了画上,正好 落在那行小字上,我心中愈发难过,眼泪走珠般不停地住外涌落。
默默浇了好半天小,忽然想起那个邮包,那里面又会是什么呢?想着轻轻撕开了包裹,打开之后,傻了,那里面居然的白璐生日那天,白琳托我送给她的那未索尼NW-A605的MP3。
我擦了擦眼泪,把MP3拿了出来,带上耳机,打开,一阵修杨的笛声传进耳朵里,那曲调异常的熟识,我心里一阵恍惚,便在这里,笛子变弱,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接着是吉他声。鼓声。我心中猛地一跳,这不是我送给白璐佬生日礼物的那首《蓝莲花》吗?当时我曾经对白璐说,想让她把这首歌变得完整,那其实中介我讨她欢心的把戏,没想到她当真了,而且把这首歌录完整了。
我听着那歌,脑海里禁人住浮起了白璐生日那晚,她转身大声对我说我愿意的那个画面,我原本就没有止住的眼泪此刻涌落得更加快了,我没有再伸手擦,因为我知道手是挡不住那落下的泪水的。咖啡厅里有些人见我这样都很奇怪地看我,像是在看火星人一样,我根本没心情理睬他们,我的耳机里只有MP3里的歌声,我的脑子里只有白璐的影子。
好久那首歌结束了,我没有关MP3,只是呆呆坐着,隔一会儿,MP3里忽然又响起了一阵吉他声,一入耳,我就听出了那是朴树的《那些花儿》,只不过弹的指法生涩,前奏过后,白璐的声音响了起来“那边笑声让你想起……你的那些花儿……在你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你开着……声音慢慢减弱,但却没有消失,仿佛背景音乐般存在着,然后我听见白璐在我耳朵旁喊驴娃,再然后,我听见白璐的声音开始和我说话。
“驴娃!当你听到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做完手术了,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在不在人间,我现在在日本东京,我录音的时间是三月二十六日,昨天我去上野公园看樱花了,真是好美好美,我一直是想成为许巍歌中那永不调零的蓝莲花,可是,我想我大概只是樱花吧。听说日本有句民谚,叫做“樱花七日”,我想等到我手术的时候,这些美丽的花儿恐怕全部都会凋落吧!呵呵,你听到我弹的这首《那些花儿》了吗?各自奔天涯。”朴树这词写得多好呀!呜……驴娃,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我跟你说过的,我爱你,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而且那是永久也会改变的。这就是我们魔羯座女孩儿的爱情。驴娃,我爱你!我很感谢你给了我一段异常美好的爱情。你给了我三个愿望,给了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你陪我过了一个最温馨的新年,你还和我一起看世间最美最美的灯火……驴,驴娃,我恨你!我真的直的很恨你!因为你给我那完美的爱情是假的,你心里装的人根本就不是我!驴娃,我恨你,我恨你在我自以为追寻到完美的爱情的时候却忽然将那个幻影打碎!驴娃,我恨你,爱得有我深,恨得就有多深!可是驴娃,我还是很爱你,恨得有多深,爱得就有多深。我爱你,因为你过我快乐,给过我悲伤,给我希望,给我绝望,给过我彷徨,也给过我烦恼。这一切情感加起来才算是真正的爱情吧,我想,虽然那只是我对你的一厢情愿。呵呵,就算是一厢情愿吧,可是这些情感全部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非要我来这里换心。我很怕,我真的很怕很怕。我怕换了心之后,你刻在我心上的那些东西,那些记忆,那些情感会全部消失,我是不是很傻呀,我明明知道那心不是心脏,可是我还是怕。”
我坐在咖啡厅里,静静地听着白璐在我耳边的呢喃,小水早已经涂满了我的脸,在我思念白琳的时候,在我和蒋楠****的时候,在我怨恨白璐移情别恋的时候,我何曾想过这个女孩子对我的用情竟是如此的深,她那颗脆弱的心脏所承受的伤害又是何其的深。

“驴娃,我猜你现在肯定是在抹眼泪,嘻嘻,我爱你,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我落泪的,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驴娃,刚开始的那首《蓝莲花》你听到没?那段笛子你听到没?我在情人节的时候就完成了这首歌。情人节那晚我回去看你,其实是想把这歌当做情人节的礼物送给你的……”
听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情人节那晚了,原来白璐大老远跑回来,只是想把这歌送给我,可是我在情人节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她。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有些恨姐姐,恨她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我生日那晚你是想跟我说清楚的,是么?只是我的任性,才使你被迫接受了我,姐姐对我真是很好的,从小到大,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是我喜欢的,她就一定会让给我,我想姐姐知道我喜欢你的话,一定也会把你让给我的,所以我才提前和你分手,那晚和你分手的时候,我背对着你的时候,我的脸上已经全是泪水了,驴娃,那一刻你哭了么?那晚还下雪了,好冷好冷。
“回到学校以后,我就让杨峰给我作画,本来用相机照就可以,不过我想画出来可能会更好一些吧!那些画你也见到了吧?当时我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所以还剪短了头发,想让你知道我短头发是什么样子,我是不是很幼稚啊!
可是后来我们还是见面了,在医院里,其实当时我差点儿就忍不住了,我知道那肯定是我和你的最后一面了,你走的时候哭了,嘿嘿。你瞒不过我的,在你哭着转身开门的时候,我真的想喊住你。不过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姐姐其实也很喜欢你的,她虽然没有说,但是我看得出来,我也知道她怎么想的,她是想把我的病治好,然后让你和我在一起,从小到大,她总是这样让着我。
“驴娃,姐姐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只是她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而且她也为我牺牲了很多很多,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许因此看起她。那时姐夫已经死了,姐姐一个人要供房子,要供我上学,还得为我看病,过得真的很辛苦,有次我晕倒住院,急需一笔钱,而姐姐很要强,不想找刑大哥要,那时候她不知怎么在公司里弄了一些不该弄的钱,结果被她们公司的人查出来了,她们公司的经理是个大坏蛋,竟然用这件事来要挟姐姐,把姐姐给……给……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让刑大哥知道了,有一天他们俩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我那时还在上高中,无意中听到了,我才知道姐姐曾经为了我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这件事我一直藏在心里,没和任何人说起过,在姐姐那里也装做毫不知情,我不想她难过。可是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姐姐,她为了我才会那样的,而且刑大哥因为那件事跟姐姐之间也有了心结,我个的害怕刑大哥会因为那件事而不要姐姐了。”

听到这儿我才知道原来白琳说的她曾经和GC在一起过居然是这样一回事!难怪白璐会那想让白琳和老刑在一起,原来她认为是自己害得她姐姐和老刑不能在一起。
“驴娃!我听姐姐说我这次的手术成功率是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我有五分之一的希望能活下来,我想我还是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了,因为,我有五分之四的几率可能会死掉,就是我侥幸活了下来,我也不想见你了,你也不许来找我,那样我会生气的!你陪姐姐吧!她虽然对我说她卖掉了自己的房子攒够了儿给我治病,可是我偷偷用英语问过医生,医生说这这次所有的费用加起来恐怕得一百万人民币那么多。姐姐是绝然拿不出那么钱的,我很担心她为了为的病又会做出什么违心的事情!你帮帮她,好吗?
“好了,驴娃,再见,呵呵,不对,不会再见了,嘻嘻,给你的这段录音,是我这辈做的最后一件任性的事情。我隔壁病房里住着一个日本女孩,她和我的病一样,我是用她的手提电脑做完这个录音的,还有就是,无论我手术成功或是失败,姐姐最终还会回去的,你如果真的爱她,就好好待她,她是个好人,只是不愿向人坦露心扉,她应该是很喜欢你的,只是她在感情上一向小心谨慎。你一定要等她呀!”
说到这里:《那些花儿》的歌声又响起来。我听着歌,想着远在日本的白璐:她的手术已经完成了;她会好起来吗?暮地,白琳的样子又浮现在我的脑中,原来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白璐幸福,我想起了那晚在电梯里她无情地拒绝我的情形,她之所以会答应和GC在一起,肯定是为了白璐的病。而她之所以会那样歇斯底里地吻我,则是因为她爱我,而她又无法爱我。我默默坐在咖啡厅里,想着自己和白琳的爱情,她总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她总是不吐露内心的想法;她总是那样摇摆不定,或许是她心里承载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她老公的去世;白璐的病和幸福;GC对她的污辱;老刑的等待和背叛;这一切一切都让好无法真正去爱,因为她老公的去世,她变得无助,为了白璐她随时都准备牺牲自己的幸福,因为GC的事情,让她内心生出自卑,因为老刑的背叛,让她开始怀疑爱情。
那,她真的爱我吗?是的,一定!因为她曾经呆呆地看着我为她弹琴;因为她曾经为我落泪;因为她在我的歌声里和我忘情的跳舞;因为她在电梯里那疯狂的一吻。
我默默想着:些时外面的世界已是黄昏。夕阳将咖啡屋的落地窗抹得一片金黄,我瞅着那不甚耀眼的光芒,想着白琳,想起了白璐,也想起了蒋楠。
蒋楠会如愿生下我的儿子吗?白璐的病会好吗?白琳会回来吗?MP3里白璐里的声音怅怅地唱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全剧终》

第一部分:http://www.toplee.com/blog/archives/132.html
第二部分:http://www.toplee.com/blog/archives/139.html

1 thought on “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结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To prove you're a person (not a spam script),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
Anti-spa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