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美女同事一起电梯里被困了一夜(二)

第41节

我万也没有想到白琳竟然会跟高潮那个SB在一起,靠,现在我宁愿白琳是跟老刑在一起。起码老刑也算个有情人呀,可是高潮就TM完全不是个好鸟了。
  虽然我到公司还不到半年,虽然我只见过一次高潮,但是,平时听办公室里那帮女人经常议论高潮。从她们提起高潮时的语气,偶就知道这高潮是个典型的FBFZ,十足的XLPZ。据说这厮在我们公司有不下十个情妇,外面那就更数不清了。

  我实在搞不懂白琳为什么会跟这么一个成天以淫人妻女为己任的乐色搞在一起?蓦地,我想起了以前听陈有容隐约说起过的白琳和高潮之间似乎有什么暧昧的事情。
  他们两人下车后并没有挥手再见,而是站在楼下谈话。我在窗旁窥视着他们,生怕他们两个会在楼下做出什么苟且之事。NND,若是那样的话,偶就去找块豆腐撞死算鸟~~~

不过万幸的是他们只是在交谈,并没有太出格的举动。但我的心里还是异常难受,我一直以为白琳和蒋楠不同,她是根本就不可能鸟高潮这种人渣的,但是我发觉我错了,原来白琳背地里还真的和高潮有暖昧!
  两人在楼下说了大概能有十多分钟,然后高潮离开白琳朝车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回头。白琳则挥着手,做再见状。看着二人这副依依不舍的样子,我的心简直凉透了。我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白琳心中的替补,高潮才是!TMD我最多能算个第三替补!!!我原想老刑出局之后我就能和白琳双宿双栖了,没想到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偶把老刑陷害了一把,居然便宜了高潮这个**~早知如此还不如就让老刑和白琳在一起算了,因为老刑绝对比高潮要靠得住呀。
  想到这里,白璐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想法子让他们俩(白琳&老刑)合好!

  白琳一直在楼下站着,直到高潮的车开出小区她才转身进楼。我也从窗子前移开,返身回到沙发上坐下。钟依然咔咔地走着,完全不顾忌偶此刻的心情。
  在沙发上呆坐了两三分钟,听见有开门的声响。我把头偏了过去,白琳的样子映入我眼帘。这次我看到白琳时,我觉得她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但不一样在哪里偶又说不上来。她的眉目间似乎藏着些什么,可我却捉摸不透。
  白琳也看见了我。小赵!她喊了我一声:你还没睡呀!依旧是那副平淡如水的口吻。她的话通过耳朵刺进了我的心里。我忽然发现平淡才是最伤人的一种态度,尤其是你喜欢的人对你的平淡。在这一刹那,白琳和我的过往飞快地在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幕一幕的,真实伤感。其实打从一开始,白琳就对我没有意思。她只是或许对我有些好感,最多最多有一点淡淡的喜欢,和我对她的那种朝思暮想的爱是完全不对等的。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和我发生什么!所以老刑一出局,她就立马投向了高潮。因为对她这样年龄的女人来说,现实才是最重要的 。高潮虽然垃圾,但他是个有钱有势有权有地位的垃圾呀!估计在白琳心中,他远比我这种小P孩要强吧!
  我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这样。白琳见我望着她紧不说话,于是径自进了屋,然后往她的卧房里去。就在她快要经过的我时候我突然站了起来,白琳一愣,停了下来。我望也没有望她,而是从她的眼前直直地走过,往客房回。走出几步后,我叹了口气。我叹这口气是为了白琳,也为了我自己。
  身后的白琳听到了会是一副怎么的表情呢?我已经不想去猜了。因为就算我猜出来,也于事无补。

当天夜里我整宿都没有睡,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就是我答应白璐的那件事情:摄合白琳和老刑!
  如果今晚我没有看到白琳和高潮在一起,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把白琳拱手让给老刑的。只是现在白琳摆明了对我不感冒,我还能怎么样呢?为了对付她,我可以说什么招都用上了。阴谋阳谋损招赖招,我甚至连白璐都欺骗了!可是结果怎么样呢?老刑是被偶踢出去了,妈的,却来了一个比老刑更加不如的高潮!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宁愿白琳和老刑重新开始,也不愿她被高潮那种贱逼XX。一想到心爱的白琳可能会和高SBML我就想吐!
  可让爱毕竟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翻来覆去地在脑子里斗争,根本无法入梦。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还是在想这个问题,一直到晚上下班回家我才拿定主意。
  下定决心之后给白璐打电话,问她有没有老刑的联系方式。
  你要刑大哥的联系方式做什么?电话那头的白璐多少有些惊讶。
  你不是要我摄合他和你老姐吗?我尽量用一种轻松的口气把这话说出来。
  嘻嘻!你倒是挺认真的,所做就做!
  你的事我能不着紧吗?我道。话是说给白璐,心里想的却是白琳。
  我找找,我这里好像有他的号……白璐在那头笑着说。听得出,她对我这次的表现相当满意。我有了一种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感觉。世上还有一个像白璐这样爱我的女孩子呀,我有什么好忧伤的呢?
  从白璐那里要到老刑的电话号码之后我没有犹豫,直接给老刑拨了个电话。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我有些讽刺的感觉,可以说是我把老刑弄出局的,现在我又居然想把他再拉回来,真是好笑啊!

  喂!请问你找谁?老刑的声音第一次离我的耳朵如此之近,我觉得此刻的自己很**,可是既然已经傻了逼了,那就GO ON吧。
  你是老刑吧!我道,很不自然的语气。那头的老刑一愣:嗯!请问你是……
  我是白琳的同事,就是……我犹豫了一下:就是上次在她家里的那个……说到这里猛地一顿,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那头老刑的呼吸明显地粗重了起来,他没有说话,手机里传来的尽是些气流的声响,想来他对偶还是相当敌视的。(MD!你以为你谁呀?老子其实也巴不得你死呢~~~)
  一时我们二人都没再作声,电话被闲置了起来。过了大约能有四十几秒,我忍耐不住了,继续道:我想和你谈谈白琳的事……话还没说完,那头老刑不耐烦地打断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靠!我万没想到老刑这么冲,居然一句话就把我顶了回来。老子打这个电话,本来就已经觉得异常憋屈了,现在被老刑一激,一股无名业火腾一下烧了起来,当下恨不得冲过去把这B的鼻骨打折。可是一想起昨晚白琳和高潮在一块儿的情形,我又把火往下压了压,忍气吞声道:白琳是个好女人,上次那件事其实是个……
  后面“误会”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老刑已经把电话挂掉了。他挂电话的声音很牛B,咔得一下,像是在嘲笑我是个呆B。看样子他相当地BS我,根本不屑和我讲电话。
  老子握着手机,差点儿没讴得晕了。NND,老子这次可算是彻彻底底地当了一回SB呀~~~~看着手机上“通话接束”那几个鸟字,直恨得牙痒痒。偶恨老刑,也恨自己贱,更恨白琳不知自爱去勾搭高潮。
  心里乱麻麻的,居然还有些犹豫是不是该继续腆着脸再打一个电话过去。便在这时,冷不妨听到白琳那屋传来很大的争吵声,紧接着有开房门的声音,然后我的房门噹噹地响了起来。
  我心里一惊,以为白琳出了什么事,当下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开门。门打开后我不由愣住了,因为我见到了一个满脸怒气的白琳。

第42节

  和白琳认识这么久,我只见白琳发过一次火。就是老刑和她闹矛盾那次。不过那次我是旁观者,说实在的,那时的我甚至还有点儿幸灾乐祸的心态。
  现在我又一次见到白琳发火了,而且万分不妙的是,她这次发火的对象MS是偶。偶有些胆怯地看着白琳,她的两只眼睛正直直地盯着我,那里面全是火气,我被她的目光照得心头直颤,腿肚子都差点儿转筋了。可能刚才老刑给她打了电话,而且两人在电话里又吵架了。我不知道老刑跟白琳是怎么描述我给他打电话这件事的,不过瞧白琳这副神情,她肯定不是来感谢我的。
  小赵!果然,她道,很不爽的语气:你是不是给刑打电话了?
  我……我在心里敲起了鼓:其实……我……我……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为什么要插进来?你觉得这样做很有意思吗?你就这么无聊吗?白琳发火了,她一句接着一句,机关枪一样。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子弹,它们全部击中了我的心脏。
  我愣愣地站着,我根本没想到白琳会这样骂我!我靠!本来我决定打那个该死的电话就已经觉得够憋屈的了。可是,白琳却因为那个电话又跑来怒骂我一顿。我的心被她整得筛子一样,那里面的忧伤、委屈以及对她的爱全部流淌了出来。
  白琳说完这一大通话之后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于是停了下来,略有些歉意地看我。我想我此刻的表情肯定郁闷到了极点吧,妈的,我真想哭出来。
  白琳见到我此时的样子,脸上也越来越不好意思了。我们就这样默默相视,谁也没再说一句话。

  在我的记忆里我曾经四次和白琳这样默然相对。第一次是在电梯里,来电之后,那时我看着白琳,心里很兴奋,也很恐惧。第二次是中秋节那天在医院门口,我看着她一步步倒退,那时候我满怀信心,认为自己能把白琳拿下。第三次是老鼠入侵那夜,白琳在门口看我弹琴,那时的心甜得像侵了蜜的橄榄。第四次就是现在了,此时我的心是空的。
  我们互视了大概能有两分多钟,然后我看见白琳抿了抿嘴,她似是想说些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来。再然后,她默默转身,把背影给我,一步一步离开。
  我盯着她削细的背,她依然是那样的惹人怜爱。
  我看见了。就在她快要被墙遮住的时候,我道。
  她的身子停住了,我继续道:昨天晚上,我看见了你和高潮在一起。

  这句话一说出口,便见白琳娇躯一震。老子也不由得跟着虎躯一震:NND,看来白琳和高潮之间肯定是不怎么纯洁的,要不然她绝不会是这副反应。不过白琳虽然很震惊,但她并没有回头跟我解释什么,也没有走开,只是那样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把这句话说出来,可能是刚才和白琳的互视给了我勇气吧,其实我真的不想在没有说清楚的情况下就那样失去白琳。我起码要明明白白的告诉她我有多么的喜欢她,我起码要让她知道,我之所以会打电话找老刑,完全是为了她呀!
  想到这里,心中忽地一动:白琳这样站在那里不离开,难道也是想我对她有所解释吗?

  我原本已经哇凉的心感到了一点点温暖,白琳虽说不怎么爱我,但是她对我也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她刚刚冲我发了火,现在已经后悔了,所以她才以这种方式想化解我心中的不满。
  我突然然意识到这对我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因为对我的负疚感一直是白琳的死穴。现在她摆出来让我点,我没有理由不点的。
  而且,从刚才的状况可以分析出白琳和老刑的矛盾很大,很难调和,如果这时候我再退出,那么白琳就真的只有高潮一个选项了。妈的,老子就再玩一把悲情牌,打得赢最好。如果不行,再想其他办法。总之不能让高潮那个鸟人得逞。
  脑中计议已定,我决定出招。

  白琳!我望着背对着我的女人,慢慢道:是的,你和老刑之间的事情,我本来是没有资格插手的,半点资格也没有。可是上次的事情始终是因我而起,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事情跟他解释清楚,那毕竟只是一场误会。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就这样和他分手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白琳静静地听着,半点声息也没有发出,屋里的灯光照射在她的背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停顿了片刻,继续道:其实长久以来,我也是很喜……也是对你很有……好感的。我现在可以坦白告诉你,那晚你跟老刑吵架后,我有一些高兴。因为我想那样我或许就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了。记得那晚我正感冒,你在那样伤心的情况下也没有忘记我,还要喂我吃药。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那晚的情形,想起了白琳抹完眼泪后照顾我的样子。
  白琳依然背对着我,不作声,也没离开。她此时的心里会不会也想起那时的情景呢?她的脸上会不会和我一样满是温馨呢?可惜我无法看到她此时的脸,更无法猜出她此时的心。四下里静极了,就只那钟还在不厌其烦的走着,咔咔的,一下一下,都像是刻在我的心上。
  

  我终于对白琳表白了,虽然表白得很烂,很没有技术含量(和偶对白璐所设的那个木马就更没有可比性了~~),但我总算把自己心里藏了很久很久的话说了出来。我想我永不会忘记这个夜晚吧,虽然我爱的那个女人一直是背对着我的。
  见白琳依然没有反应,我犹豫了一下,接着又道:可是昨天晚上我却鬼使神差地看见了你和高潮在一起,那一刻我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无法想像我心中那个完美的你居然会和高潮那种人渣在一起!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清楚吧!你为什么为跟他在一起呢?而且还那么晚!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我怕你因为和老刑之间的误会而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所以我才会给老刑打电话。你知道吗?我犹豫了很久才打了这个电话,因为你虽然并不喜欢我,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但我最终还是打电话了,是的,我是很想能够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更希望你能幸福。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我想白琳应该有所反应了吧!可是TNND,她依然没有反应!我甚至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被偶点住穴了 ,要不她不可能一点表示也没有呀!
  难道,MD,难道她在逼着我出王牌?

第43节

  我停顿了大约能有两三分钟,可白琳给我的答复仍是静,让人沉闷的静。我真他娘的要faint了,妈拉巴子的,我哪里还有王牌?该打的牌我都打了,悲情牌我打了,我也向白琳表白了,我甚至向她剖露了我内心的阴暗面!我也夸她了,也怪她了,也曾试图唤醒我们之间美好的回忆了,可是她怎么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悲情、表白、坦白、感激、称赞、怨怼、惋惜我一招一式,耍得很有章法呀,虽不能说招招致命,但是每一下都点在了她的死穴上呀,她怎么就能这样无动于衷呢?(莫非她会传说中的金钟罩、铁布衫?)
  白琳的表现让我郁闷异常,我的心蝉叫一样烦躁。我真想冲上前去把白琳的身子扳过来好好看看她此时到底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但我只跨了一步便停了下来,我实在是害怕我所看到的依旧是白琳波澜不惊的面孔。
  白琳!我吐了口长气,说,语气萧索得连我自己都觉得意外:我没有想到的是,我打的这个电话却激怒了你。当你敲我房门的那一刻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可我开门后却看到的是你愤怒的脸,听到的是你连串的责怪。我当时都有点儿懵了,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谁一下子掏走了,那感觉空空荡荡的,完全没有着落。说到这里我无奈地一笑:呵呵,但我没有怪你,一点也没有……呵……谁叫这是我自愿的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难再继续下去了,我甚至已经郁闷地想如果白琳再没有反应的话那我就彻底放弃了。白琳依旧是那样站着,过了大约能有几十秒钟,她抬了一下左臂,过了一会儿,她又抬了一次胳膊。
  我开始还在纳闷她到底在做什么,后来猛地省了过来:她该不会是在擦眼泪吧?一想到这点,脑子里轰得一下:白琳她哭了,她这是在为我而哭吗?在我的印象中,白琳只哭过两次,一次是白璐出事那天,一次是她和老刑吵架那晚。其实她这个人看起来柔弱,内里却是很坚强的。她如果会哭,那一定是相当感动了。
  我的心怦怦怦地,直想从嗓子眼里蹦出来。我有点紧张、有点兴奋、有点伤感,还有点莫名奇妙的烦躁。现在我该不该过去搂住白琳,替她擦拭一下泪水呢?

  正犹豫间,白琳动了。不过她并没有转身,而后迈步往前走。我不由一怔,眼瞅着她的背影被墙挡了住。我真想把那该死的墙角给铲了去。MD,我实在是搞不懂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沙?她明明已经被我感动的哭了,她为什么还要离开呢?她到底在想什么呢?我的脑子里不停地浮起一个又一个的问号,那些答案都藏在白琳的心里,可她不肯给我敝开,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阵轻轻的关门声传来,想是白琳回到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那声音虽然细弱,但却重重地敲在了我的心上,我感觉我的心像是被人敲核桃一样砸碎了。
  我有点茫然地出了卧房,来到客厅。白琳的房门死死地关着,我走上前去,伸出手,想敲,但终于停了下来,只是慢慢地把指骨抵在了门上。身周的世界死一样静,时间毫不留情的流逝。忽然间客厅里的钟噹噹的响了起来,那每一响都像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当天夜里我又一次失眠了,白琳那种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态度让我彷徨异常。放弃吧,她似乎对我有情。坚持吧,她又似乎绝情得紧。一直到天快亮,我的大脑都没有停止过活动。好容易七点来钟的时候有了些睡意,还没沉睡,便听得有人在外面敲门,紧接着白琳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赵,起床啦!
  听见是白琳的声音,我立时没了睡意。一边穿衣,一边奇怪:白琳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她从不管我的呀?今天居然还跑来叫床?我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难道白琳经过昨晚的事件,然后想了一宿终于决定接受我了?想到这里心情不由一HIGH,颠颠儿地跑去开了门。
  小赵!吃饭啦!白琳见我开门,脸微微一红,然后道。她的模样很是娇柔,简直和昨天判若两人。我联想起昨天白琳离开我的那一刹那,我发觉我真的无法弄清楚白琳的心思了。我有点迷迷糊糊地看着白琳,白琳羞道:快去洗脸刷牙。我一怔,赶紧跑去傻傻地洗脸刷牙,然后和白琳一起吃早饭。
  现在的白琳再不像以前那样冷漠了,很温柔很关怀的样子,那感觉有点儿像个大姐姐,也有点儿像个小妻子。我一边吃着饭,心里一边甜蜜着。我想,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吃得最爽的一次早饭了吧。

  从那天早饭之后,我就像堕进了一个温柔的梦里。白琳变了,变得让我很温暖。虽然她依然没有对我有什么表示,她也似乎对我并没有强烈的爱意,但是她的那种温柔每天还是春风一样抚着我。而且她每天晚上都在家里,显然,她已经没有和高潮有来往了。
  我突然觉得她这种感觉很符合我现在的状态,因为白璐马上要回来了,我如果现在就和白琳怎么样怎么样了,那么白璐回来后,我该怎么办?像这样最好,关系进了一层,但是外人却看不出来。
  我想白琳的心态肯定因那晚的事情发生了改变。或许她是在为那晚的冲动而内疚,或许她被我对她的爱所感动,又或许她觉得我比老刑要更豁达。总之我在她心里又重了一分,这一点是我能切实感受到的。
  有天晚上在网上逛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句佛语:放下了,就拥有了。我想之所以我和白琳会更进一步,可能是因为我经历过了一次放弃的涅槃,我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不再那么刻意,于是一切开始自然而然的往前走。

第44节

  甜蜜的日子总是箭一样飞快。转眼就到了下个星期。D日马上要到了,白璐也要回来了。在这期间我和白璐通过好多电话,在电话里我知道白璐已经完全相信我是想撮合老刑和白琳。所以,我并不怎么害怕白璐回来,相反,我有些期待她回来。(色色滴想下:3P的日子会来临吗?)
  1月12日那天是星期二,下班的时候我和白琳一起回的家。在家门口开门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门没有反锁。心中疑虑着打开了门,和白琳一起进了去。
  刚一进屋,便见从白琳的屋里飞快地跑出一个人影,头发还半湿着,垂在左肩上,想是刚洗完澡正在吹头发。定睛看时,这人不是白璐还能是谁?我和白琳都吃了一惊,白琳讶道:小璐!你不是明天才放假吗?
  白璐道:试已经考完了,我就提前回来了……呵呵,人家想你了嘛!说着便笑,笑的时候眼光微微向我瞟了一下。我心里一动,知道白璐最后那句话是对我说的。明白了白璐的小动作后,难免有些心虚:NND,白琳该不会有所察觉吧!
  
  晚上白琳做了一桌很丰富的素席给白璐接风,偶们三人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三人的目光纠来缠去的,我居然有了一种在享受齐人之福的感觉。
  吃着吃着,白璐忽然道:姐,你和刑大哥之间没什么了吧?白琳听了脸色就是一黯,道:小孩子家家的,管这些做什么?
  白琳嘻嘻笑道:姐,刑大哥人那么好,你可别错过哦!白琳脸一板,道:叫你别管你还说!白璐吓得一吐舌头,求救似的望了我一眼。我赶紧地道:其实有些误会解释清楚了就好了。
  这句话说出口后白璐很是高兴,就连白琳也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下。我忽然发现打撮合老刑和白琳这张牌在这两姐妹那里都可以得分。白璐那里就不消说了,白琳也会认为我是真心对她好,而不是只想占有她。
  但是我们俩的话并没有打动白琳,我实在是不知道她和老刑之间到底是怎么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她和老刑已经无法调和了,那么不管我和白璐怎么努力都将是白费。哈哈,如此一来我就大可以左右逢源了。
  本来我以为白璐回来后的第一顿饭就会这样波澜不惊地结束,没想到饭快吃完的时候,白璐突然当着白琳的别喊我道:妒娃!你吉他弹得很好是吧!你能不能教我弹琴呢?
  
  我听了她这句话不由吓得魂飞胆散,第一时间内瞟了一眼白琳,还好,她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我松了口气,白璐接着笑道:你不会怕我笨,不想教我吧!说着转向白琳:姐姐,你帮我说两句话嘛!
  白琳道:人家小赵每天也很忙的,哪有功夫教你?
  听白琳这样说我总算完全放了心,看样子白琳并没怀疑我和白璐,估计是偶太做贼心虚了。当下急忙道:不,不是不教,只是学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呀!
  呵呵。白璐笑道:我明年就要毕业了,到时候我想给班上的同学唱朴树的《那些花儿》,我就学那一首,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我再次瞟了一下白琳,见她的确没异常反应,才道:好吧,不过我不能保证教得会……
  我会用心学的!白璐笑嘻嘻的,目光里多少有些狡黠的感觉。我猛地一省:NND,她这哪儿是想跟我学琴呀,摆明了是想打着学琴的旗号和我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想起自己以前也曾上过她两回当,看来白璐这妮子可真是狡猾狡猾滴呀~~~~~~~~
  
  白璐回来以后日子变得生动起来,我一边和白琳暖昧着,一边和白璐一起从事地下工作。这种生活很甜蜜很刺激。更多的却是一种不可思议!我居然真的把那个连锁反应斩断了,让它停留在了三人同居的环节。看来连Hitler也没偶牛X呀~~~~~如果有偶在,Third Reich恐怕也不会倒掉吧~~~~~~~

  时间一天一天的往前走,这种日子实在是太让偶惬意了,如果能够这样一直过下去该多好呀!就像这样,和她们两姐妹谁也不再发展,谁也不伤害,就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关系,那将会是一怎样的幸福呀~~~当然了,我和白璐还是会经常提起老刑的事,但是每次一说白琳就不高兴。白璐也给老刑打过电话,但似乎也没收到效果。

第45节

  今年的春节挺早的,白璐回来不久,年关就开始逼近了。快过年了,公司里的那群鸟人们的心也都不在工作上了,大家都在盼着过年休息。我妈也打电话来问我过年是不是回家,我说车票难买不回去了。其实我是想留下来和白琳白璐一起过年,因为我从白璐那里隐隐知道她们的父母都不在了,所以,我想留下来陪她们。
  
  到了放假前一天,好几个人都请假走了。周静和她那准老公一起回老家见未来公公婆婆去鸟,陈有容一家去了海南旅游。这两个长舌头一走,办公司里立时冷清了下来。到了下午,白琳她们一帮女人也都走了,就只有我和骡子在留守,打扫卫生贴封条什么的。

  骡子这B一副无精打采的神色,问他为什么,他居然说相熟的几个漂亮小姐都回家过年去了,放假没得玩了,所以郁闷。偶听了就暗自BS~~鸟人!老子以前真瞎了眼,居然一度把他这种乐色封为偶的偶像~~~~

  蒋楠也还在,她在工作上确实一直都很负责。等到了四点来钟的时候,骡子也走了。蒋楠把我叫进办公室里,问我过年回不回老家。我说回。

  这样呀!蒋楠有些失望:那我也回上海去。听蒋楠这样说,我心里有点酸,我想蒋楠就算回了上海,肯定也是一个人过年吧!
  
  蒋楠问我的这个问题白琳白璐老早的就问我了,当时我的答案是不回。她们两人都很高兴。估计无论是谁,都想过年的时候人能多一些,能热闹一些。

  在白琳家过年,偶有了一种家里顶梁柱的感觉。购买年货,我是搬运工。打扫卫生我也是主力。其他许多要力气的活都是偶的。白琳则负责准备吃的,像什么包子饺子年糕麻花之类的。最费劲的要数什锦菜,得准备十多样素菜,诸如:荠菜、菠菜、胡萝卜、木耳、香菇、黄花菜、腌菜、花生果、莲藕、茨菇、笋尖、山药、芹菜等等。要买要选要摘要洗,真够麻烦的。

  白璐是惟一被优待的家庭成员,什么都不用做。其实白璐也想帮忙的,但白琳总不让。

  放假那天是腊月二十八,白琳一天都在厨房里忙,包子蒸得了,年糕做好了,什锦菜也炒了。因为她知道我爱吃饺子,就专门给我准备了饺子,全素的馅,手擀的面皮。
  第二天虽说是二十九,但因为今年腊月小,所以二十九就是除夕了。好容易挨到晚上,白琳把她准备的年夜饭呈了上来。虽是素席,但也丰盛无比。平时白琳她们连鸡蛋也是不吃的,可是今天过年,为了偶,她居然破例打了个鸡蛋汤。
  吃饭的时候,白璐道:姐,我们买的那些福字什么时候贴呀,还有几条红纸,是不是写个春联什么的,嘻嘻。说着又望我一眼:驴娃好像中文挺不错的,要不让驴娃写副春联吧!白琳也望向了我。我不由得想起了和白璐初遇时的情景,心里一阵慨叹。
  
 怎么样呀?白璐见我不答话,于是追问道。我望望她,又看看白琳,她们两人都很期待的样子,心中一热,道:好吧,我就写幅春联。
  白璐听了就直拍手,然后跑去拿红纸。我心里却在盘算该怎么写,想想自己这段时间走的狗屎运,又看看眼前那碗紫菜蛋汤,脑中一闪,已有了计较。
  此时白璐已经把红纸拿来了,我因为时常有练字,所以屋里还有毛笔和墨。当下把一切准备停当,白璐把红纸在茶几上铺好,道:快些呀,大才子!说着就笑。
  我把笔在墨里蘸饱了,挥笔在红纸上写道:
  四季发财 走狗十运 走狗十运
  新年快乐 喝鸡〇汤 喝鸡〇汤
  我写一句,白璐念一句,等我写完,白璐傻傻的道:这写的是什么呀?白琳在旁边看了也是一脸茫然。我笑道:你们听我念!四季发财,走狗屎运,走狗屎运!新年快乐,喝鸡蛋汤,喝鸡蛋汤!
  刚一念完,白璐就咭咭直笑,白琳也笑道:这春联谁会贴出去呀!

  吃完年饭,两姊妹便守着电视等着看春晚,我对那鸟晚会根本没什么兴趣,不过既然她们两个都爱看,我只有相陪了。
  晚会刚开始没一会儿,手机响了,是《Yesterday》的音乐,我的脑子里浮起放假前那天蒋楠落寞的脸。当下赶紧回到卧房,关上门,接听了电话。
  喂!是小赵吗?那头传来蒋楠冷清的话语,想来她在那边也是一个人孤伶伶的吧。
  嗯。我道:新年快乐!
  呵呵!蒋楠道:一个人过,有什么快乐不快乐的。
  我在这边听了就沉默了,感觉自己很对不住蒋楠。
  陪我聊会天吧!蒋楠在那头用一种放轻松了的口气说。
  嗯。
  于是我俩开始在电话里聊天,谈了快一个小时蒋楠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等我再出去客厅的时候白琳白璐都很惊讶地望着我,白璐道:驴娃,谁的电话呀,讲了这么久。
  我妈的。我道,说的时候老脸不由得红了一把。
  
第46节

  除夕过后年就过得更快了,大年初一早上白琳去左邻右舍家拜了年,因她们也没有什么亲戚转,所以每天就是在家吃东东,要么就是出去逛街。日子一天天翻过去,我和她们二人之间这种微妙的或者可以说是KB的平衡居然一直没有被打破。
  转眼就到了初八,要上班鸟。早上到了公司,蒋楠在办公室门口给大家派红包,见了这东东谁都得笑眯眯的。于是整个办公室里都是喜气洋洋的,只有周静看上去很不爽的样子。当时我心里就有点奇怪,想嬲她两句,又怕影响到偶在白琳心目中的形象,只好作罢。没想到几天之后就有人在传她和她的准老公分手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一起回了一次老家。原来她那BF的老家是苏北农村的,那地方很穷很穷,那BF虽说很不错,名校毕业的,但是家里还有好几个弟妹,个个都在上学,都要花钱,负担实是太重了。
  回来后周静就有些变心了:估计是她不想和那男孩一起背那负担吧!于是两人分手!直此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爱情在金钱和现实面前竟然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就算是白琳和蒋楠,恐怕在这些东东面前也是会变心的。我想,在我的三个女人里面,就只有白璐一个人不会在意现实和money!
  
  二月是很奇怪的一个月,最短,但是节日最多。旧历的春节元宵,西历的Saint Valentine’s Day。今年因为年过的早,所以元宵是在2月12日,13号白璐她们开学,14号就是情人节了。
  元宵那天白璐非要拉着我去猜灯迷。其实现在这城市猜灯迷的地方已经很少了,但是在XX庙那种热闹的地方有灯会,所以还是有灯迷猜的。喊白琳一块去,她说那里人太多,不想去。本来她还想阻止白璐的,但白璐哪里肯听?
  等我和白璐赶到XX庙的时候,那里早已经人满为患了。彩灯也全都亮了起来,各式各样的都有,荷花灯、兰花灯、狮子灯、兔子灯、旧式宫灯、新式电子灯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放眼望去,明灭交替,亦真亦幻。因白琳没有跟来,所以白璐也就没了什么避讳,挽着我的胳膊,很亲昵的那种感觉。
  和白璐徜徉在人丛中,我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古代,又或是进入了武侠电影中,周遭全是古典的建筑,身旁是绝世的美女。如果再有酒有剑,那就更拉风了(比李亚鹏都拉风~~)。
  在岸上走了一会儿,吃了些小吃,买了些小东东。白璐又拉着我去坐船,看水上灯会。到了水上和岸上又有不同,灯光水影、人声浆声,别是一翻旖旎风光。
  看完水上灯会,接下来便去猜灯迷。上大学那会儿我也玩儿过一段时间灯迷,此时和白璐一起看着这些迷面,什么徐妃格、卷帘格,什么字迷诗迷,打物事的、猜常用语的,一个一个,看得眼花瞭乱。白璐以为偶是全能的,紧着逼偶猜出迷底给她换东东。但是因为我们来得太晚,好猜的迷大都给别人猜跑了,剩下一些难猜的,还是很费脑筋的。

  和白璐逛了半晌,只猜出三五个迷语。又看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个很搞笑的迷面“站着小便,像个男人一样”,白璐看了就直笑,偶仔细一看,打得是体育名词,心中略一思索,已是猜了出来:尿检呈阳性!
  揭了迷题后和白璐去领了奖。不一会儿,又看到一个,却是异常雅的迷联“闲话笑谈,秦汉晋唐如幻梦,宋元明清似青烟;沧海横流,帝王将相成枯骨,公侯官宦作飞灰”,打一廿字对联。我站在那里想了半天,白璐直盯着我问迷底。我心道上一联中全是朝代,一共八个,下一联中全是爵官,也是八个。想到这里猛地一下记起一副很出名的叠字联: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刚好上联八个朝字,下联八个长字。
  猜出了这个迷语,心里很是兴奋。正想揭了,冷不妨听到身后有人喊:小赵!话声异常熟悉,似乎蒋楠的声音。


第47节

  我心里一震,回头一看,果然是蒋楠。她一个人,站在灯影之中,多少有些孤单的感觉。

  我万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蒋楠。NND,我们真是有缘呀!据说每年上元节来这里逛灯会的人足有几十万,可是我和蒋楠偏偏就在这几十万中遇见了。遇见倒没什么,关键是我现在身边还有个白璐呀!更姚明的是,她的小手此刻正亲热滴挽在偶滴胳膊上~~~~~
  
  乍见到蒋楠,我滴胆差点儿没吓破,感觉就像是一脚突然踩空了一样。脑子是空煞煞的,心脏怦怦直蹦。但是很快的,我就平静了下来。蒋楠又不是白琳!!她就算知道了我和白璐在一起也不至于世界末日了。而且以蒋楠的生活作风和为人,我想她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太苛刻的要求吧,在这方面。

  想到这里,喊了一声:蒋总!然后对白璐道:这是我们公司的老总!白璐听了就冲蒋楠说了声:你好!话声有些羞涩,也很甜,那感觉就是那种恰如其分的GF的表现。

  蒋楠嗯了一声,先望了一眼白璐,又望了一眼我,眼中略有些疑惑,像是在问我:这个姑娘是不是就是你的那个女同学?我脸上一红,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白璐。说实在的,我有点儿怕蒋楠知道这个和我这么亲热的女孩儿就是白琳的妹妹。

  见我不说话,蒋楠主动向白璐笑着道:小妹妹,你长得真是漂亮啊,不过我们小赵可也是个好同志哦~~白璐听蒋楠夸她和我,于是就笑,眉眼弯弯的,笑声银铃一样,在夜空中回荡。蒋楠的这种反应让我放下心来。蒋楠就是蒋楠,她是绝不会在这里公然和我翻脸的。

  正想着,蒋楠又望了我一下,眼光似乎有些怅怅的味道。我心里顿时一阵莫名奇妙的茫然,我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对不起蒋楠。其实在我心里,蒋楠一直是排在最后一位的。

  小赵!好久,蒋楠才道:这个迷语你猜出来了没有?说着指了指那个灯迷。我点点头,把迷底告诉了她。蒋楠道:你真行啊!顿了一下,忽然意味深长的说:把这个迷语让我去揭,好吗?

  我听她话语中似有双关,心下一阵发虚,点了点头,然后道:那我们先去别处逛去了。蒋楠摆了摆手,我赶紧拉着白璐逃也似了去鸟。
  
  我们一直在灯会上玩儿到很晚,到最后人潮渐渐的散去了。我们也开始远离灯会,离灯会愈远,世界就愈是寂寥。正月的夜风微微拂着面,多少有些料峭的感觉。我想起蒋楠刚才那怅惘的样子,又想起她孤伶伶的春节,心中也蛮不是滋味的。
  驴娃!身旁的白璐忽然开口道,语气竟也有些怅怅的感觉。
  嗯。我有些心不在焉。
  我明天就要回学校了。
  嗯。我送你。
  可是……白璐沉默了一会儿:可是后天就是情人节了……
  是吗?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白璐。白璐也正望着我。我们目光一碰,我笑着说:可是你总不能不上学吧!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过呀!白璐道:就像我生日那晚那样。
  那怎么行?你姐姐知道了会骂你的,等你毕业了再说吧,明年不一样吗?要不七夕吧,我更喜欢中国的情人节。
  白璐叹口气道:我能活到那个时候吗?说着扭项回头,望身后的灯会。我也随着她一起望了过去。白璐看着那里璀璨的灯光,忽然痴痴地说:那里明天还会亮吗?
  我没有答她,只是和她一样痴痴地望着那灯火,其实那里有好多灯早就已经悄无声息地灭掉了。
  
  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很晚了,白琳就训白璐。说她明天要就开学了,今天还玩儿到这么晚。我帮着说了两句好话,白琳这才作罢。
  第二天上午送白璐回上海,离别的时候难免有些依依。但是在这些方面,白璐挺怕白琳的。所以她虽然不想走,但还是按时返回了学校。
  白璐走后世界就是我和白琳的了。其实昨晚白璐一提起情人节,我马上就想到了白琳。白璐说她想和我过情人节,我心里却在想怎么能够和白琳一起过情人节。现在白璐走了,最大的障碍解除了。我是真的应该考虑下怎么能在情人节把白琳给约出来了~~~~
  当天晚上我和白琳都在家里没有外出,吃过晚饭后我们各自回房。我虽是在自己的房间,但心却在白琳那边。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该怎么约白琳呢?
  

第48节
  
  约白琳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麻烦的是我还想在情人节约她。虽说这段时间白琳对我很不错,但是我们之间依旧是那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我就这样约她,她能给偶面子吗?(如果换了白璐,她肯定会主动约我的。就算是蒋楠,估计也不会让我失望。只有白琳一个人会让偶如此心乱!)
  在心中思索了良久,才总算有了一点点计较。当下拿出电话,拨通了白琳的号码。过了好久,那头传来白琳略带惊讶的声音:小赵?你不是在家吗?
  嗯。我是在家!
  那你为什么还给我打电话呀?
  我没有回答她这句问话,而是问: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什么?白琳似乎愣了一愣,估计是被我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好半天,她才说了句:有空。
  在我问白琳明晚有没有空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得直跳,我生怕她会说没空。而当白琳说她有空的那一刻,我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不过那是激动的。虽然白琳的语气再平常不过了,可能她根本就没想起来明天是什么日子,也可能她并不知道我问她有没有空是想约她,但尽管如此,我的心还是被这简单的二个字撩到了天上。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道,一本正经的语气:是这样的,白琳!这么长久以来我一直在你家吃饭,你虽然每月收我五十块钱,但是我知道那点子钱根本就不够!所以……所以……明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顿饭……算是……算是感谢吧……
  我一边说,心一边咚咚咚的直响。白琳在那头该不会听听见我的心跳声吧。我突然觉得自己太也没用鸟,居然连约自己喜欢的人出去吃个饭也会这么紧张。
  不用啦!白琳在那头道:我已经收你钱了呀!再说了,上次要不是你,小璐就……这不算什么的,你根本不需要这么客气的……
  晕!我真不知道白琳是在装蒜还是什么,她难道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她难道听不出我话中的玄机吗?哼哼,你会装傻,我也会。就让偶们把装傻进行到底吧!
  话不能这样说呀!我道:一件事归一件事!小璐那次我想不管是谁都会出手相救的,你没必要那样放在心上。我现在每天在你这里窝吃窝住的,真有些不好意思……你明天既然有空,就让我请你吃一顿饭吧!话说出来后我觉得异常的搞笑,娘的,我这个情人节约会的电话,真是半点情调也没有呀~~
  
  

  我实在是不敢去想白琳此时是副怎样的表情。NND,如果她是真的知道我是想约她在情人节出去HAPPY,估计就我刚才那个傻逼吊吊的电话,也百分之一万不能打动她的芳心。
  白琳在那头沉默了起来,我见她紧不说话,当下又道: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那么就明天晚上下班后,我们一起,在哪里吃饭由你决定,好吗?说完后我又等了老半天,才听到那头的白琳轻轻地嗯了一声。
  见白琳答应,我如释重负。其实我这次约白琳的行动还是动了些脑筋的。
  首先,我之所以会选择电话而不是当面跟她说,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其一,怕尴尬。如果当面说的话可能白琳会不好意思,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其二,出奇。我们都在家里,如果说什么事情,根本用不着打电话。可我偏偏就在家里打电话给她了,这是一着奇兵,如此就能扰乱白琳心神。而偶就可以乘乱取胜鸟~~混水摸水鸟~~~~~
  其次,就是我约白琳的借口。白琳实在是太暖昧了。也许是由于她寡妇的身份吧,她似乎永远不愿意和任何人去约会。就算是当初她和老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好像也是打着什么上课的旗号。我如果挑明了说明天情人节我想和你约会,那么白琳绝对会说NO。所以我才找了一个这么SB的借口去约她。说实话当时我真的一点信心也没有,因为我的那个电话讲得太俗了,简直比菜贩的叫卖都俗气。但是白琳居然答应了,真是傻有傻福呀~~
  我心里隐隐有种感觉,我觉得白琳她是想和我出去吃这顿饭的。可能是我这一段时间表现出来的恬淡吸引了她,也可能是我想撮合她和老刑的这种做法想她觉得我是个好人,又或许是她吊了偶这长时间胃口自己先等不及想和偶XX了(晕,你就YY吧你~~)……
  总之,她答应我了。
  明天是情人节,偶会争取一次性搞掂她的。
  
第49节  
  
  西方管情人节叫做Valentine’s Day,据说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一个叫做Valentine的修士而设定的。也有人说,以前在英国所有雀鸟都会在二月十四日这天XX,所以人们也仿效雀鸟于2月14日这天搞男女关系。
  大概是地点不同吧,我在中国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情人节有鸟儿嘿咻的镜头。虽然中国的鸟儿不在2月14日**,但是中国人男男女女们现在也都开始在那一天浪漫了。
  自从我约好了白琳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一直就在盘算,在情人节我该怎样动作,怎么样才能攫取白琳的心。鲜花、巧克力、烛光晚餐、音乐,我为自己和白琳的第一次约会勾画了一幅异常完美的蓝图。但不知怎的,我的心里总是有种不妥贴的感觉,那感觉一直缠着我。直到我上午上班时见到了蒋楠,我才知道我自己在怕什么。
  我是怕蒋楠会突然间横插一刀~~~~~我是怕蒋楠会约我晚上出去~~~~~
  
  不过直到快下班,蒋楠都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短信,更没有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里。我把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放下的同时也感到十分失落。我想大概是因为元宵节那晚的事情,才导致了蒋楠对我的冷淡吧。
  下班之前女人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下班她先走,然后在XX公园门口和我会合。我看了一阵好笑,心下却又甜甜的。好笑的是白琳实在是太小心了,生怕被别人看到她和我在一起。甜蜜的是,她这样小心,摆明了是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等白琳走后,我又晃了一会儿才出了公司。外面的天很阴沉,北风刀子一样,把地皮刮得白煞煞的。今天的气温可能在零度左右吧。不过我的心却火热火热的,丝毫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等到了XX公园的时候已经六点多钟了,天已然黑定了,我一边往公园的门口去,一边四下张望白琳。
  记得上次白琳要我给白璐送东东那次我们也是在这里见的面,转眼半年过去了,我和白琳之间居然还没有半点实质性的进展(真是愧对MOP里的众位小猫呀~~~今天偶一定会努力滴~~就算不能嘿咻,至少也要打个啵儿~~~)
  
  正在傻乎乎的寻找白琳,冷不妨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小赵!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不是我心爱的白琳还能是谁?当下回转身子望过去,果然白琳俏生生地站在我身后,望着我,脸微微有些发红的表情。
  我的脑子里轰然一响,我觉得白琳肯定是开始喜欢我了。那纯粹是一种直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大概这么这久以来,我和白琳的感情一点一点的积累,现在量变终于要引发质变了。
  白琳依旧穿得是上班时的那套衣服,很平常的装束。不过她在我心中永远是完美的,不管她穿的是什么。我则今天一大早就装备了自己最先进的装备,BS一下,这装备还是蒋楠那次在上海给偶买滴~~~
  当白琳喊我的时候,我真的想很平静地对她说声“你来了呀”或是很自然的也喊她一声“白琳”,可是我做不到。真的,在那一刻除了心跳,其他的我什么都做不到。
  
  直到我和白琳一起在街边上行走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没能恢复到正常状态。夜幕从我们身旁垂落下来,将我们裹在其中。四下里的灯光很暖昧地点缀着夜色。街上的人很多,西装皮履的男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似乎在爱情的滋润下,寒冷并不能使他们畏缩。
  小赵!一边走着,白琳一边道:其实你根本不用这么客气的……
  晕!我听白琳这样说,差点儿没有摔倒!你还装什么装呀!我约你出来是想干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
  便在这时候,突然一声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哥哥,买朵花送给阿姨吧!循声望过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模样,手里提着一篮花。
  虽然那个小姑娘长得很可爱,但是我还是有一种想踢飞她的感觉。NND,什么叫“大哥哥,买朵花送给阿姨吧”,你丫的整错辈儿了知道不?
  
  我真的很害怕白琳听了那小姑娘的话会受不了,如此一来,我今晚的计划就要全部泡汤了。可是白琳却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她弯下腰去,离那小姑娘近近的,对她道:小朋友,阿姨不要花,你去别人那里卖吧!
  那小姑娘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瞅着白琳,好一会儿,突然道:阿姨你好漂亮啊!我送你一支花吧!说着拿过一支百合花递给白琳。
  真的送给我吗?白琳笑着道。那小姑娘点了点头:嗯!说着将花塞到了白琳的手中,然后冲白琳挥了挥手,跑开了。白琳把花放在鼻端闻了闻,然后闭了下眼睛似乎在回味花香。我见她这样才总算放下心来,妈的,刚才差点被那小妮子搅黄了我的好事。
  接下来再往前走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引领着路,把白琳往XXX西餐厅带。虽然我昨晚说了要白琳选择吃饭的地方,但是我还是在XXX西餐厅订好了位置。而且我还暗中买通了waiter,准备好了一大束鲜花、心形巧克力、还有一把吉他。总之,有一份超级大礼包在等着白琳。好容易和白琳来到了西餐厅门口,我正准备说一句“听说这里的牛排很不错,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吃好了”,没想到白琳先开口了:小赵!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卖砂锅面的小店,可好吃了,我们去那里吃面吧!
  
  我一边陪白琳吃着面,一边在心里郁闷:妈的,偶在刚才那家XXX西餐厅里起码砸了一个月的工资进去了,满以为能把白琳骗到那里。没想到白琳居然会要我和她来吃面!而且还是这种不入流的小店。看看身周,哪里有情侣在这种地方吃东东?
  白琳却像是吃得很带劲,我见她这么开心,心里多少有点平衡。我吃一口面就对自己说一句:别急,还有机会,待会儿和白琳玩累了,一样可以去那里再吃一顿的!可是让我万没想到的是白琳吃完面后看了下时间,居然说了句:小赵!我们回去吧!
  什么???我当时就傻了。白琳说:饭已经吃过了,我们回去吧!
  这么早就回去?我忍不住说了句。
  白琳道:回去吧!天这么冷,再说了晚上还有《大长今》呢?上次放的时候我都没有看到~~~
  我靠!我差点儿没晕倒在地:大长今,偶恨你~~~~~~~
  极不情愿地和白琳一起出了那家面店,路过XXX西餐厅的时候,偶感到偶的心在流血:偶的一个月工资呀~~~还有,偶精心准备的大礼包~~~偶梦想中的烛光晚餐~~~偶和白琳的第一次约会,居然就这样结束鸟~~~~
  坐车回到小区后心里还是相当不爽,和白琳一起进了电梯,按下扭,电梯呼呼地往上上。白琳站在我旁边,嘴里轻轻哼着大长今的音乐。那调调儿就像鞭子一样抽在我的身上,我瞅着一下一下往上蹦的数字,差点儿没哭出声来。正在我心情郁闷到极点的时候,电梯突然似乎晃了一下,紧接着是咣的一声响。然后,电梯猛地停住了。
  

第50节  

  电梯停下的那一瞬我还以为到白琳住的楼层了呢,但是马上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NND,电梯里又一次漆黑了,看样子这又是一次故障,或是停电。说心里话,其实每次只要是我和白琳单独进电梯,我的心都在祈祷电梯能够再忽悠我一次。现在,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白琳却远没有我镇静。小赵!她大声地喊我的名字,似乎怕我走掉了一样。(晕!喊什么喊?老子不就在你身边站着吗?)
  我在这里。我答应了她一声。她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看样子,此刻的她早已经把那大长今什么的抛到了九宵云外。见她这副神态,我不可遏制地想起了我们初遇时的情景。那时被困在电梯里的她也是这样的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沙?白琳问,徨急地语气。
  笨蛋!我在心里骂了句,然后意味深长地说:电梯又坏了!我们又一次被困在了电梯里~~~~

  白琳听了我的这句话之后沉寂了下来,黑暗里我感到她往我这边移了移。我俩本来相距得就不远,她往我这边一移,我们就差不多是挨在一起了。看不见的情况下其他感观似乎异常的灵敏,耳中是她清晰的呼吸声,鼻端香气盈盈的,有她身上的女人香,也有她手里拿着的那朵百合花的香。总之一切都太诱人了。我的脑海里一次一次产生要拥吻她的冲动,又一次一次被我强行地压制了下去。
  说来也奇怪,上一次我们一起被困电梯的时候,女人急切地要我按铃,要我拿手机照明,可是这一次她虽然也表现得很怕黑,但是却没有像上次那么激烈,只是默默地靠近我。大概经过了这半年的时间,她对我的感情已远非当初可比了。那时的她或许对我还有很大的戒心吧~~~~
  我不由得又一次想起了我们的那次初遇:我怎样被她的眼神穿过、电梯怎样故障、我们怎样搭讪、我怎样吓她,她怎样在我身边睡着、我怎样偷摸她的咪咪,来电之后我们又怎样的相互凝望……一幕一幕,过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真实,似乎那一切都发生在昨天。而刚才白琳在我耳边唱大长今的那幕又似乎异常的久远,仿佛那一幕已我被放逐到从前。
  其实我对白琳的感情也已经不再是最初时的那个样子了。一开始我对她除了YY就是YY,可现在爱情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看来一切爱情都是从YY开始的呀~~~)
  我在这边回忆,身旁的白琳也是一声不响。时间在沉寂之中悄然走过,我忽然想:白琳这么默不作声的,难道说她也在回忆我们的那次初遇吗?想到这里,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情感,忍不住道:白琳,今天是情人节,你知道吗?
  
    这个问题一说出口我就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白琳会怎样回答我呢?
  白琳没有作答,而是选择了保持沉默。我曾经无数次地经历过白琳的沉默,可能沉默是金就是白琳人生的信条吧。但这次她的沉默又意味着什么呢?是默认了吗?一定是!她一定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我她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她一定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暗示我:其实你对我的心意我都是知道的……
  白琳的这种态度给了我鼓励,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看来只有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下白琳的心才会不受到尘世的羈绊。或许也只有在这里,白琳才会不再掩饰她内心的情感。
  我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道:其实今天我还准备了很多很多节目,为了你和我的第一次约会。我慢慢地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勇敢了起来,或许是白琳的沉默给了我勇气,或许是这种环境也能够使我忘记掉外面那个该死的世界:你说要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很是郁闷。我想我们的情人节不应该这样就结束呀,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给你讲的。
  白琳静静地听着,黑暗中我瞧不见她的表情。这样也好,就让我们在互相看不见的情况下挑明所有的事情吧!
  白琳,你知不知道?刚刚电梯停住的刹那我有一种感觉,我想这一定是老天在给我们机会。肯定它也不想我们的这个情人节就这样结束了。呵呵,你还记得老鼠入侵的那晚么?那晚我曾经弹过一首歌,是朴树的《她在睡梦中》。那首歌我是为你而唱的!在我唱那支歌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能在那歌声里搂着你和你跳支舞,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呀!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寂静之中我似乎能听见白琳的呼吸和心跳,我想起了那晚她站在门口看我唱歌时的样子,那时的她百分之百被我打动了。我的心里又升起一股勇气,我咬咬牙,跨前一步,转身,和白琳对面而立,然后轻轻道:你,能陪我跳支舞吗?
  
第51节

  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白琳始终没有作答。我忍不住又问:你可以陪我跳支舞吗?
  在这里呀!白琳终于开口了。我的天,我的心开始不争气地狂跳,白琳居然开口说话了,天,瞧语气她是答应了!现在我居然有点无法招架的感觉了。NND,白琳心里一定是喜欢我的,一定是!!!
  嗯,就在这里!过了好一阵子,我才能说出话来。尽管我很努力地平静我的心,但那话还是打着颤出来的。
  那……没有音乐怎么跳?白琳的话声几不可闻。
  有的,有的。我说,心里暗道:老子早已经时刻准备着了。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打开,找到《她在睡梦中》那支歌,点击播放,电梯里立时响起了乐音。寂静之中,这声音显得异常的动听。此刻电梯里也有了些手机的微芒,我偷偷看了一眼白琳。她的头微微低着,嘴轻轻抿着,像是在害羞,又似乎还有些彷徨。
  这时候前奏的吉他声响完,我的声音从手机里钻了出来。白琳微微一怔,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的脸在手机的映照之下是那样的娇羞无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妈的,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白琳这副神态摆明了是喜欢我的!她一定是想起了那晚我唱歌给她听的情形!
  自从那晚我给你唱过歌之后我一直有个梦,就是能在自己的歌声里和你跳舞。我鼓足了勇气说着,话声羞涩得像个刚开始恋爱的男孩:你能陪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