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注定要伤害

是否可以只由我一个人来承受? 答案是不可能了。 那些人们谴责和谈论的话题,我正在一步步成为下一个主角 怨天尤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逃避更不是办法,活着,我需要在乎些什么? 选择有了,需要做的只能是让选择带来的伤害最小化,其实,早已遍体鳞伤了。。。 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无奈,原以为就此向命运妥协和屈服,可是命运并没有就此放过我,命运的捉弄是对我妥协的惩罚,但为何要带上无辜的受害者一起承受这份罪痛?

Continue Reading →